2022年06月21日

|

您当前所在位置: 河南省党史方志网 > 宣传教育 > 中原英烈

马绍琴:中原铁路革命先驱

来源:河南英模志 时间:2023-03-24 分享:

  马绍琴(1904~1943),又名马少卿,小名马喜明。郑州北郊双桥村人。出生于农民家庭,其父马子俊,勉强供他念了两年私塾,由于衣食不继,不得已辍学。1920年,他随叔父马文庆到郑州铁路机车房当擦车工,后当车房帮匠。少年时代的马绍琴饱尝了人间疾苦,他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埋下了对人吃人的旧社会憎恨的种子。

  1921年初,郑州铁路工人夜校成立,马绍琴积极参加工人夜校学习,成了出名的夜校积极分子。在工人夜校里,他学得了文化知识,接受了先进思想教育。这年3月,李大钊专程从北京来到郑州,在夜校向工人宣传马列主义,讲授俄国十月革命。马绍琴在革命先驱者的启发下,逐步懂得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知识,萌发了革命思想。

  1921年底,中共中央为了加强对京汉、陇海两铁路工运的领导,特派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干事李震瀛到郑州、洛阳从事工人运动的领导工作。此间,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马绍琴在其中努力工作,表现突出。经过李震瀛的引导教育,马绍琴的阶级觉悟日渐提高,很快成长为李震瀛从事革命工作的得力助手。1922年3月,经李震瀛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任支部书记。

  1922年,李震瀛在马绍琴家里,秘密办起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读书会,组织郑州车站青年工人积极分子学习《向导》和其他马克思主义书籍,李震瀛亲自辅导。参加学习的每一个人都以一本《国语》课本为掩护。外人来了,就拿出《国语》学习,外人去了,就学《向导》等进步书刊。郑州铁路的青年工人积极分子在这个秘密读书会里进一步学到了新文化、新思想,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这些积极分子很快使马克思主义在铁路工人中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传播,从而为震惊世界的"二七"风暴的到来奠定了基础。

  1922年,京汉铁路已经组织了16个分工会,代表3万多名有组织的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筹备,决定于1923年2月1日在郑州正式召开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但是,在开会前夕,反动军阀吴佩孚下令禁止开会,李震瀛等和工人代表力争无效,工人们群情激愤,不顾军阀的野蛮干涉,决定如期开会。2月1日上午,马绍琴等率领青年工人走在队伍的前头,高呼"争人权、争自由、打倒军阀"等口号,带领全体代表冲破敌人的包围,向普乐园会场进发。为了反对军阀对工人运动的镇压,京汉铁路总工会决定于2月4日举行全路工人总罢工。在罢工斗争中,马绍琴积极组织并参加了以青年工人为主体的工人纠察队和敢死队,他们扛起铁棍和长矛,冲锋陷阵,与荷枪实弹的敌人展开殊死的搏斗,许多青年工人英勇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轰轰烈烈的京汉铁路大罢工因遭反动军阀残酷镇压而失败了。

  京汉铁路大罢工虽然失败后,马绍琴痛感"国破民贫,何以家为",遂抛家舍身,投入革命。1924年2月7日,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成立,铁路工人有了靠山。不久,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委员长王荷波和党的地下工作人员李学沛(女)等来到郑州,同马绍琴取得联系,李震瀛也二次返郑,马绍琴在王荷波、李震瀛的带领下,多次深入到漯河车站了解工人情况,指导工人运动,培养工人运动骨干和积极分子,为1925年春中共郾城车站支部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时期,南方各省革命运动蓬勃开展,而北方的各系军阀预感到末日的来临,疯狂地镇压革命力量。军阀吴佩孚妄图南下阻止革命势力的发展。其间,为了打击军阀吴佩孚的反动气焰,阻止其往南派遣兵力与革命军对抗,上级党组织指示对军阀控制的交通、通信等设施进行破坏。在李学沛的具体领导和部署下,马绍琴、马文庆组织一些青年工人,组成铁路破坏小组,在郑州至小枣庄等地制造断桥、翻车事件,将敌人的电线割断,中断敌人的通信,阻止直系军阀调兵南下。

  1925年2月7日至10日,在中共北方区委领导下,全国铁路总工会在郑州召开大会,郑州市工人、市民集会,隆重地悼念"二七"烈士,并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恢复办公。不久,中共中央派黄平万来到郑州,与马绍琴取得联系,恢复了团的组织。经过马绍琴等人的努力工作,团组织在郑州得到了迅速的发展。5月任共青团郑州临时支部书记,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共青团中央派余立亚到郑州,筹备共青团郑州地委,9月30日建立,马绍琴被提名为团地委候补委员。10月24日,共青团豫陕区委成立,李求实为书记,马绍琴同肖楚女、高光履为候补委员。马绍琴任团豫陕区委候补委员以后,更加努力地为革命工作。

  1925年冬,为配合南方革命战争,上级党组织又派曾在郑州工作过的李学沛、小彭等人二次来郑与马绍琴取得联系,重新组成铁路破坏小组。1926年元月,为了阻止所谓的直奉讨赤联军调兵南下,马绍琴与李学沛等人商定,计划炸掉郑州北双桥附近的铁路桥。他们积极准备,伺机行事。有一天,马绍琴得知可靠消息,当晚9点钟有一列军车自北向南通过双桥铁路桥,马绍琴果断地决定,立即组织司文德、马文庆、郑国钧、汪胜友等人扛起炸药箱赶赴双桥,秘密地把炸药安放在桥上的关键部位,不久一列军车急速驰来,车头恰巧行至桥身,他们引爆炸药,桥断车翻,军用物资被毁,车上的士兵死伤一片。

  直奉军阀闻知军列被炸,气急败坏,下令通缉炸桥人员,声称抓获一人赏500至1000大洋,刹那间,黑云压城城欲摧。铁路破坏小组成员汪胜友、司文德二人被捕,马绍琴的安全受到威胁。此时,漯河站工会也被查封,工会秘书兼地下党支部书记周天元因形势险恶,奉调到武汉从事革命活动,这里的党团和工会组织一度无人领导。京汉铁路党组织和总工会鉴于这两种情况,便于1926年春夏之交派马绍琴到漯河接替周天元的工作,担任中共郾城(漯河)车站党支部书记。

  马绍琴到漯河后的公开身份是机车司炉,他利用工作在下层之便,深入道棚和铁路工人家中访贫问苦,扎根串连,传播革命思想,很快恢复了秘密工会,在工会积极分子中发展党、团员。由于他的勤奋工作,不久,中共在漯河车站的地下组织就有了很大的发展,共产党员发展到六七十人。

  1927年2月,中共郾城县党组织正式成立,漯河车站党组织归属中共郾城县党组织领导,马绍琴任中共郾城县委委员、工人部长兼铁路支部书记。4月,北伐军从武汉打到信阳、驻马店一带。为迎接北伐军的到来,支援北伐军攻打直奉联军。河南省委加强了对铁路工运工作的领导,按照省委和县委的部署,马绍琴领导铁路支部大力宣传北伐军讨伐直奉军阀的意义,揭露直奉军阀残害人民的罪行;组织工人参与北伐军铁道大队对铁道的修复,并向北伐军提供了有关奉军在漯河一带的布防情报;赶制土制铁甲车,支援北伐军越过大沙河向北岸进攻。6月,马绍琴和地下党员、铁路工人程守春作为代表,参加了在武汉召开的全国第四次劳动大会。之后,他特意返回郑州,以铁路工会的名义,组织工友将汪胜友和司文德烈士的遗骨护送原籍安葬。9月,中共八七会议后,中共河南省委进行改组,马绍琴担任省委候补委员。

  10月,中共郾城县委书记谢梅村和共青团县委书记张坦被捕。省委即派谷滋生到郾城重新筹备建立县委,随即新县委建立,马绍琴任县委委员。新县委建立后,马绍琴和谷滋生一起,夜里在漯河北五里庙附近的田野里,召开中共党员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和蒋汪合流后的国内革命形势,号召党员坚定革命信念,将革命进行到底。在新县委领导下,马绍琴仍然致力于工人运动,领导工会组织清算工贼杨德甫、丁朗卿等人的罪行。年底,一伙叛徒、工贼与国民党郾城县党部党魁张廷赞、委员常寿峰互相勾结,大肆镇压共产党人,马绍琴全家人被捕,后将他解往开封监狱,半年后被释放。他出狱后,仍回漯河车站工作。

  1928年7月,中共河南省委决定在漯河建立豫中特委,马绍琴任特委委员,他同特委的其他同志一道,以铁路工人为依靠对象,积极发展党团组织,开展反压迫、争人权、争自由的斗争。10月,正当马绍琴协助豫中特委书记谷滋生等筹备郾城韩庄农民暴动的时候,因叛徒出卖,再次被敌人逮捕,囚于开封河南第一监狱。在关押了约一年时间后,经中共党组织积极营救,敌人将他释放。1930年2月3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河南省委重新组建时,马绍琴任省委委员、候补常委。同年10月,省委派他任豫西特委书记,1931年1月调任洛阳中心县委书记。同年3月,由于白色恐怖严重,省委书记曾斯廷、秘书长蒋明华、宣传部长谷滋生等先后被捕,中共河南省委遭敌破坏。此时,马绍琴在河南已经无法开展工作。迫不得已,只得在老同事、京汉铁路郑州机厂总司机冯文玉举荐下,于1931年春到浙江杭州杭江铁路江边机厂任司机,化名马少卿。

  马绍琴初到江边机厂时,该厂没有中共地下党组织,但他时刻惦记着党的工作,经多次寻找,他终于与在本厂工作的原信阳中心县委成员熊绍碌和另一名党员余治平以及当地的一名党员孙冠华取得联系,在厂里组建了党小组,在与上级党组织没有取得联系的情况下,独自从事革命活动。孙冠华老家在上海,其家曾一度是中共临时中央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周恩来等经常在这里商谈工作。1931年底,孙母到江边机厂看望儿子,得知了马绍琴等4名早期共产党员的情况。孙母返回后即向周恩来汇报了这4个党员的情况。周恩来十分重视,就把原中共河南省委候补常委马绍琴的情况介绍给筹建浙江省临时工作委员会的中央特派员沈先定。在临时党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亲切关怀下,1933年1月,中共浙江省临时工作委员会在杭州成立,沈先定任书记,马少卿、梁茂康任委员。3月,由于叛徒出卖,他第三次被捕入狱并被判刑5年。1937年,马绍琴出狱后沿途乞讨返郑,仍在铁路上从事工人运动,同时积极与中共党组织联系。

  1938年2月,他闻知李家寨车站有党的地下工作者,便风尘仆仆赶到该站,数经周折,找到了中共中央长江局派到该站的地下党员石健民。当时,党为领导平汉铁路工人的抗日救亡工作,通过铁路地下党,恢复加强了工会组织,并决定恢复一部分同志的组织关系。马绍琴就在这时重新接上了党的组织关系。石健民把马绍琴的情况汇报给中共中央长江局和河南省委,党组织让其配合筹建铁道破坏队。他们先在李家寨附近的柴家冲开办"平汉铁路工人抗日爆破训练班",共训练两期学员。这年5月1日,第一战区司令部铁道破坏总队在武汉正式成立,马绍琴担任铁道破坏总队参谋。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确定了"限共、溶共、反共"的反动方针,设立了"防共委员会",秘密地颁布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等反动文件,加强了法西斯统治。在此情况下,铁道破坏总队中的大部分共产党人被迫撤离。由于马绍琴是铁路工人出身,且在此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他被留下来继续从事抗日工作。他带领第一战区司令部铁道破坏总队二大队活动在安阳、林县一带,搜集铁路沿线驻军、设防等情报,适时破坏日军的铁路运输。1939~1942年,铁破二大队在安阳等地共炸毁日军列车5列,配合八路军歼敌600余人。1943年5月16日,马绍琴和二大队共产党员王祖信深入敌占区修武、辉县一带执行任务,在辉县临淇镇因叛徒告密,被日军围困。为掩护战友马绍琴壮烈牺牲,时年39岁。

  1988年9月,马绍琴被郑州市邙山区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责任编辑:姜静涛